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倪伟峰 > 希腊需要“做加法”

希腊需要“做加法”

[希腊要走出“做减法”怪圈,专注寻找经济增长点,增加就业,从长计议]

周四(9月22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美国,告诉纽约人他有个“乡村梦”。他欲借明年奥运的东风,向美国人推销鲜为人知的英国乡村(见下图)。

[1]-136

就在卡梅伦访美期间,英国的经济和社会也面临诸多难题:勒紧腰带,失业率升高,社会冲突也随之加剧……尽管卡梅伦不愿意将此与8月的英格兰骚乱挂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等现实。

而就在卡梅伦大谈“乡村计划”的两天前,英国财长奥斯本正在想方设法筹集50亿英镑,注入同样令人头痛的英国经济。但今天要说的,不是英国,而是希腊。

在一片抗议声中,希腊终于周三(9月21日)达成紧缩协议。根据新协议,希腊将裁减国营机构员工、减少退休金、降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等。同时,希腊政府计划将3万名政府雇员列入劳工储备系统,并调减其薪酬。

换句话说,国民福利减少,更多人面临失业风险。更重要的,无人知道这个国家的未来,即便今天瞬间走出债务困境。在雅典街头,数以千计的希腊人再次涌上街头表达他们的不满。受访者Efthymios Gardikiotis对着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镜头说,“我会和政府一样开始一场战争。”

别说他们仅是好吃懒做之徒,他们只是对自己的未来无所适从,因为在一个整体失业率三年间翻番,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更是近40%的欧洲国家,他们所面临的,不仅是近期勒紧裤腰带的痛苦,更有长期不确定的迷茫。(见下图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

[1]-654
 

  (数据来源:OECD 蓝线为希腊;红线为英国;绿线为德国,黄线为挪威)

从今年初起,我们看到了中东北非地区的社会动乱,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同样的高失业率所导致的挫败感。

而希腊今天面临的,是一个长期的挑战。希腊之外,美国、德国和英国的政府债券收益率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如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跌破2%,是美联储自1953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本周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美欧国家都在新一轮衰退的边缘。

历史经验表明,没有一次危机或者衰退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花了十多年才逐渐走出。虽然今非昔比,但今天的全球经济也正面临同样的难题。

目前对希腊而言,失业率的上升是对劳动力需求的减少。但需要指出的是,若一个国家的失业率,尤其25岁以下年轻人,一直居高不下,该国的劳动力市场将极有可能从需求问题转换到供给问题( 美国也正面临这个难题)。

换言之,即便市场上有劳动力需求,但这些劳动力却无法胜任这些工作。劳动技能的丧失,对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而这影响的,也不会只是一代人。

因此,对目前已无财政刺激空间,同时又债务缠身的希腊而言,需要做的并不是一味的“做减法”,而因更专注于寻找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点,让推动今后经济增长的劳动力热起身来,以避免今后出现尴尬。

那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可以带动希腊的增长?

众所周知,希腊经济主要来自旅游、航运、烟草加工、纺织等。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些产业使得希腊的平均GDP增长甚至高于欧盟的平均水平。但其中著名的希腊航运业仅占4.5%;而旅游业却占了17%以上(要知道,英国的金融业仅为该国GDP的9%而已!);在希腊,整个服务业所占GDP的比重为78.5%。

因此,即便希腊这次逃过一劫,那未来的经济增长中,旅游业必是重中之重。而旅游业的重振,必然会带动整个服务业。最重要的,就业率也会随之上升,更多的国际贸易往来也会成为可能。

最后,我给帕潘德里欧总理想了个方案:学习卡梅伦首相,到中国来,主打“浪漫”牌,从地中海的“爱情海”(Aegean Sea)开始,吸引心驰神往的中国青年男女。与此同时,降低希腊申根签证申请的门槛。

这样,中国游客不仅能去希腊享受地中海的浪漫,还可以在星夜里航行于地中海,醒来便到了意大利,开始时尚购物之旅--不管你心不心动,反正我是心动了。■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