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倪伟峰 > 【曼哈顿观战记】为何共和党在美国知识界没有市场?

【曼哈顿观战记】为何共和党在美国知识界没有市场?

这个周末,美国中西部爱荷华大学法律系的学生被三件事情所占据:一件是永远都读不完的法律卷宗;一件是迎接即将到来的万圣节派对;另一件是周一的大选终场辩论。爱荷华法学院向以亲由派闻名,不过最近发生在系里的一场招聘风波更是将其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20年前,爱荷华法学院有名叫Teresa Wagner(见下图)的优秀毕业生。由于成绩优异又潜心学术,她后来一直在法学院的写作中心做兼职工作。美国的学术界近来招聘不多,因此只要每次法学院有全职教职的招聘广告,她就全力以赴申请。

但每次她都遭拒绝。起初她还不是很明白为何这样:她的成绩有目共睹,而且又是爱荷华法学院的校友,学术里深刻着法学院的烙印。直到Wagner闻息法学院副院长Jonathan C. Carlson曾在2007年给院长写过一封信后才恍然大悟。

信是这么写的:“老实讲,有件事情让我感到担忧:一些人可能因为Teresa的政治倾向和她所倡导的保守政治理念而拒绝让她在学院里担任任何职位。”Wagner在2009年一纸诉状将爱荷华法学院的院长告上法庭,并控诉学校歧视她的政治观点,从而影响了她言论自由的权利,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

这个案子本周又重新浮出水面,因为联邦陪审团正在审理此案。不过,无论最终陪审团的决定如何,Wagner的遭遇反映了当今美国知识界一个十分突出的现象:知识分子行业被自由派所掌控,而保守派则在大学等机构处处受到鄙视。

一份2005年的研究显示,美国大学教授中有72%的教员自称是自由派;仅有15%的教员表示自己是保守派。在Wagner提交给法庭的证据中,她提到在爱荷华法学院的50名教员中,仅有一人是在册的共和党人,其余49人均为民主党人士。

同年发表在《乔治敦法律期刊》上的一份研究在分析了美国21所顶尖法学院教授过去11年的联邦竞选捐款记录后显示,在捐款数额过200美元的教授们中,有81%的教授捐给了民主党;仅有15%捐给了共和党。

在捐给民主党的教授中,多半是来自美国最顶级的学府。在哈佛大学,91%的法学教授捐给了民主党;耶鲁92%;斯坦福94%。而这起案件的主角爱荷华大学法学院,也有78%的教授捐款给了民主党。

这也是为何在今年美国电视节目里受邀评论大选的知识分子中,八成都认为罗姆尼的共和党阵营没戏,只不过有些说得极端些,有些含蓄些。若这周一去美国常春藤盟校和学生们一道看大选终场辩论,他们多半会为奥巴马的失利而沮丧;为罗姆尼的失败而欢呼。

当然,这种现象也让许多美国家长感到困扰。多年来,一位名叫Lee Doren的男子收到了上百封家长的来信,问及他们该如何对付孩子大学里政治倾向明显的教授们?Doren随后将他的一些建议结集出版,书名叫《避免在大学里被强行灌输》(Please Enroll Responsibly: Avoiding Indoctrination at College)

“左派的知识分子极少,甚至从不听取与他们相悖的观点,”Doren在今年夏天的一次谈话中对我说,“他们生活在一个泡沫里。而那些并不偏左的学生却在大学里不断接受这些左派人士的教条。”

Doren说自己原本是个民主党人士,但随着年纪渐长,他逐渐意识到民主党和现在的奥巴马在对某些问题的处理上是多么让人失望。

“人们不断告诉奥巴马总统他所提修复经济的方案可能适得其反,但他就是不听,这也就是为何美国经济目前会是这种状况。”Doren说,“他就不是一个好总统。更糟糕的是,他不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