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倪伟峰 > [曼哈顿观战记-费城来鸿]大选拉票众生相

[曼哈顿观战记-费城来鸿]大选拉票众生相

每四年一次的美国大选在总统候选人马不停蹄奔走各州的同时,基层的志愿者也同样忙碌。在成功连任后,总统奥巴马亲临竞选办公室,亲自表达对志愿者与工作人员的感谢,泪如雨下。尤其在摇摆州,这些基层的志愿者们更是每天披星戴月。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比如在俄亥俄,有的专程从纽约赶来,有的从加州飞来,还有的因为美国政治所吸引,漂洋过海从中国香港来当志工。这种精神怎能不让奥巴马感动?

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陈佳瑜也是这些基层志愿者中的一位。在繁忙的期中考试期间,她特地跑到宾夕法尼亚州帮忙拉票。以下就是她从寄来的文章《大选拉票众生相》,经作者授权转载于此。

《大选拉票众生相》

美国大选的当天,我加入了奥巴马竞选办公室组织的拉票活动。因为我所在的纽约州明显倾向于民主党阵营,所以我们拉票的地点是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处于竞选的尾声,因此拉票重心已经不在说服摇摆或独立的选民选择奥巴马,志愿者要做的就是确保那些明确表示支持奥巴马的人出现在投票站,这项工程叫Go Out To Vote (GOTV)。我们的做法是,打电话和挨家挨户敲门。

参加拉票的志愿者各式各样,最小的才6岁。我的小组里有名女孩叫Stella,意味繁星。她的母亲Rozlee告诉我,Stella是她和她同性妻子Beverly的女儿。我问Stella是不是第一次参加拉票,她只是很害羞地朝我笑笑。Rozlee告诉说,2008年的选举,2岁的Stella已经跟着她挨家挨户地去敲门拜票。当然,全程带上Stella,这对专程从纽约赶来的同性伴侣也是想现身说法:“在纽约州的法律下,我们可以结婚。虽然联邦法律还未允许同性恋结婚,但是奥巴马尊重女性的权利。而且我同意奥巴马在经济、女性医疗保障问题上的立场。所以我们想把我们的故事与那些还未做决定的人分享,尤其是当人们看到小stella的时候,就更愿意倾听。”

另一个有着棕色皮肤的孩子也吸引了我的目光。他叫Ajay, 在印度语中意味“不可征服”。不同于害羞的stella,他更为活跃,一直拉着他的妈妈跑上跑下。当所有人都刚从室外拉票回来坐下来喝热水休息时,Ajay已经开始拿起电话,给那些还没有投票的人打电话了。Ajay用他稚嫩但异常认真的声音说:“你好,我是一个年轻的奥巴马总统支持者,我现在给您打电话,是希望您一定要去投票,因为您的这一票至关重要。

不过,Ajay拨打的许多电话不是没有人接,就是转到语音邮箱。他毫不泄气,不断尝试。成功接通后,Ajay一遍遍地重复他的希望,声音中没有一丝懈怠。我问Ajay为什么要为奥巴马做志愿者,Ajay说:“因为奥巴马是我最喜欢的总统,我觉得我得做些什么帮帮他。”

近年来,美国民众参与竞选的热情不高,大选地投票率总在60%以下。美国人对政治参与度不高的原因有许多,有些是因为对铺天盖地的宣传而产生反感,也有些则是因为自以为看透了美国政治的“本质”。我曾打电话给一位86岁的老先生,他告诉我他的宗教信仰不允许他去投票。我立马把电话递给身边一个美国女生。这位女生经验丰富,她对这位老先生说:“奥巴马支持宗教的多样性。您的投票是保护自己的宗教。”电话那头传来老先生哈哈大笑,说“年轻人啊,你才多大呀,我都投了50多年的票了,我还不知道美国的政治吗?”

不过,另一位60岁的当地男子John却对政治仍然抱有信心。竞选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我,John是在三天前来到竞选办公室的。 当时他冲进办公室对工作人员说:“今天医生告诉我我得了绝症,没有几个月了。你们必须训练我,教我怎么打电话,怎么去挨家挨户的敲门。” 他的女儿尾随而至,劝John说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关心自己的身体。但他回应道,“我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相比于我自己的身体,我更关心我的孙子未来生活在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当时已经是晚上,工作人员都很累准备下班了,听了John的一席话,几个大男人都开始抹眼泪。那种情绪不仅来自John的激励,也有自己这几个月来的辛苦压力和一些家人对自己参与竞选的不支持。之后的三天,简陋而忙碌的办公室里,John的身影随处可见。他身着笔挺的军装,头上戴的军帽上别满了奥巴马的竞选徽章的。虽然他要时不时坐下来休息,但脸上一直挂着满意的微笑。

我们的拉票活动在傍晚投票站关闭前结束。我们对当天的工作成果非常满意。在回纽约的大巴上,我们听着广播,同行的志愿者们时不时发出一阵阵欢呼。尤其是当听到宾州明显倾向于奥巴马时,所有人更是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骄傲。

推荐 16